在这个周末,宁波市眼科医院视光门诊的就诊大厅人满为患,其中有90%都是家长带着“小近视眼”。

  家住宁波鄞州的小环刚刚结束小升初考试,恰逢周末,小环的妈妈王女士带着女儿过来检查眼睛,“小环今年13岁,小小年纪眼睛已经近视700多度了。以前,我们只关心孩子的成绩,每天除了在学校的正常学习外,还额外报了3个学习班和2个兴趣班。孩子几乎没有玩的时间,每天都是低头学习。”

  小环7岁刚上小学,一学期后,小环的眼睛就查出有100度的近视。为了不影响学习,王女士带小环去配了一副框架眼镜。没想到,小环的近视度数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直线上升,每年近视度数加深100到200度。五年级的小环近视度数左眼750度,右眼800度。

  接诊的眼视光专家周磊副主任医师,通过检查发现小环的眼轴有26. 4mm,如果不加以控制,成年之后,她的近视度数将升到1000多度。在周磊的建议下,小环配戴OK镜控制近视。今天是小环复查的日子,经过一年的治疗,小环晚上睡觉配戴OK镜,白天戴一副浅度数的近视眼镜。现在,小环的眼睛查出左眼775度,右眼825度,一年的时间,近视度数仅仅增加25度。

  很多家长和小环的妈妈一样,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断提前儿童教育,让孩子过早的接触“近距离学习”。他们不知道的是,过早地让孩子学习钢琴、书法等,这样对孩子的视力影响很大,导致孩子在幼儿园就出现了近视的现象。还有一些年轻的“懒惰家长”,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玩游戏、购物,将孩子扔给了“电子保姆”。

  7岁的浩浩家住宁波北仑,去年刚上小学,因为过早的接触的手机、平板,双眼近视75度。当时,浩浩的父母并没有引起重视,也没有到正规的眼科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生活还是像往常一样,为了方便孩子吃饭,浩浩每次都会端着饭碗,一边吃饭一边看动画片。晚上睡觉前,浩浩的爸爸都会给浩浩玩手机游戏,自己也在一旁低头玩手机。浩浩的妈妈每次出门,都会带着平板电脑,她和闺蜜一起吃饭,浩浩就在一旁低头玩游戏,看动画片。短短一学期的时间,浩浩的眼睛经过医学验光检查,发现左眼近视175度,右眼150度。

  周磊表示,浩浩的眼睛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只能通过配戴眼镜或者OK镜进行治疗了。随着暑假的到来,很多家长都会带着孩子来医院检查眼睛,但是很多孩子和小环、浩浩一样都已经是“小近视眼”了。在接诊的孩子中,导致孩子近视的主要因素是过早的接触电子产品及长时间的近距离学习,缺乏户外运动。

  青少年在入学后,随着学业压力的增加,近视的发生率递增,到了三、四年级,约一半的孩子发展成为近视。此时,一旦发现近视,再做户外活动的效果就很弱了,想逆转甚至即使是延缓也很难。目前,治疗青少年近视的方法,国际公认控制近视比较有效的药物就是阿托品,物理疗法是OK镜,但是需要根据不同的检查结果选择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可惜的是,很多大多数家长对于孩子近视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周磊在此呼吁广大家长朋友,为孩子建立眼视光健康档案,实时监测孩子眼睛的状况。

  本文图片由宁波市眼科医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