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孙懿琳 受访者供图绘画中的孙懿琳 受访者供图

  孙懿琳,龙赛中学的高三毕业生。昨天,手握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心里还是波澜未平:过往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

  从小喜欢画画 初三毕业就决定走艺考

  孙懿琳是一位艺考生。她从小就喜欢画画。在老师的眼里,她一直是个有灵气有个性的小姑娘,“只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乱涂乱画了。”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爱好。平时学业再忙,也会静下心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小姑娘很早就为自己规划了职业生涯,初三毕业就决定要走艺考,一进高中就确定目标是清华美院。“母校龙赛中学很重视学生的生涯规划引导,也非常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

  而现在,她希望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

  “现在很多人以为艺考会轻松一点,其实不然,特别是对于目标较高的艺术生而言。”孙懿琳跟我们分析现状、解释原因:艺考这条路,变得越来越不好走了,艺考生的质量提高、数量增加,竞争会越来越激烈,除了央美、国美有一定程度的扩招,清华目前是没有扩招迹象的,而且录取分数线几乎是呈连年上升的趋势。所以她觉得,如果一个考生缺乏爱好的推动力,缺乏自律自学的意志力,是很难达成最后目的的。

  坚持每天画十二个小时 集训的日子既辛苦又自由

  和所有艺考生一样,她也经历了长达半年之久的集训。高三上学期,别人上课,她却孤身一人去了杭州。对她来说,这段生活辛苦又自由。

  “每天要画十二三个小时,晚课比学校晚自习还晚。但同时,我们远离家长,画室的管制也没学校严格。在这半年里,很考验我的自律能力。”她说,很感激龙赛的励志教育,学校要求学生每周填写励志手册,进行上周的反思和下周的规划,这引导她养成了自律的习惯。

  到了集训后期,联考落定,各种校考冲散了有规律的课程安排,各个画室的气氛普遍都比较松散。

  “但这个时候放松又是很危险的,很多高手都会在这个时间垮下去。”孙懿琳感叹,“我比较幸运,杭州集训的老师到最后一刻都抓得很紧,再加上我明白这个道理,大脑和手都要热着上考场,这样一开考就能马上发力,更有可能发挥出最好的状态。”

  不管之前准备如何辛苦,考试终究是残酷的。清华大学的校考成绩是在4月上旬出来的,她考得并不理想,只比合格线多了五分,排名也很靠后。她说:“真的只是一念之差,弄巧成拙了。我的素描因为审题问题比色彩、速写平均低了三十分。”

  就在她差点放弃的时候,她从一些数据中得知,往年跟她差不多专业名次的人,最后被录取的其实并不算少。这个消息使她重新振作起来,埋首书海。毕竟清华对于艺术生的录取原则是专业成绩和文化课成绩各占一半。

  “好歹过线了,希望还是有的。”孙懿琳笑着说道。

  冲刺阶段“不择手段” 怎么高效怎么来

  3月初,孙懿琳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龙赛中学。

  和普通的高考生不同,留给艺考生学习文化课的时间并不多,在她结束了最后一场校考后,离高考只有短短三个月了。

  孙懿琳说:“所以最重要的一点是,学习效率要高。一切为达目的,怎么高效怎么来。”

  在龙赛的最后三个月,她主要的学习方法是做错题、订计划、做反思和归纳、有问就提。她总结说:每一条都很有效,重在坚持。努力是很枯燥的,但是必须要重复回顾才能在紧张的考场上做到条件反射。她还强调,最后阶段除了踏踏实实做题听课,总结题目的套路和应试的策略这两点不容忽视。

  “有意识地去锻炼自己的应试能力,这是校考的失利留给我最大的启示。”

  刚回学校的那段时间她学得比较吃力,数学是她的弱项,最差的时候只有四十几分,甚至有一次她在数学课上,上着上着自己就偷偷地哭了。这个时候,在家长和老师的沟通下,班主任进行心理疏导和引导。任课老师不断鼓励她,特别是数学老师,根据她的个体情况作针对性辅导。

  “都那个时候了,就不要管什么面子问题了,当时有不懂就问老师问同学。想松懈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这个时候放过的题就可能是你高考丢掉的分。”在提到曾教导过她的老师时,孙懿琳不禁真情流露:“缺少任何一位老师,都不会有现在的我,每一个人我都很感激。”

  终于,今年她的高考成绩是621分。对于自己被清华录取的这件事,她谦虚地说:“梦想成真当然很开心啦。但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的,说明自己还是不够成熟。比我优秀的人太多太多了,感觉又惶恐又期待,和他们互相帮助互相竞争,我应该也能变得更好。” □金报记者章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