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浙江日报刊发报道,聚焦宁波海事法院探索将“枫桥经验”用于海事海商纠纷,实施诉前调解制度,让矛盾不上交 调解往下沉。以下是全文:

  8月1日早上,在宁波海事法院,一起涉及15家债权人单位的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在该院法官的调解下签署调解协议,债务人将在两个月内向债权人支付80余万元的债款。“原本以为要起诉才能解决,这么一来省去了很多麻烦。”一名债权人在调解成功后高兴地说。

  今年以来,宁波海事法院探索将“枫桥经验”用于海事海商纠纷,实施诉前调解制度,让法官或特邀调解员充当“老娘舅”,至今已成功调解120起案件。

  上月,在宁波大榭经济开发区,因350个集装箱货物被船东私扣,货主围堵码头,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当地紧急求助该院出面调解,最终成功化解这起纠纷。今年年初,一艘象山籍渔船与舟山籍运输船发生碰撞,致使渔船沉没两名船员失踪。因前两轮调解均告失败,船员家属情绪激动,当地邀请该院介入,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成功调解。

  除了派法官现场调解纠纷,该院还借力互联网,进行线上快速调解。通过“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简称ODR平台),今年6月,该院成功调解宁波某物流公司与某科技公司之间的货代纠纷案件。“一顿晚饭的时间,就把这个案子解决了,双方当事人都直呼‘没想到’。”承办法官吕辉志说。

  该院还聘请包括象山渔区老渔民、老船长、老党员在内的39名特邀调解员,精心打造“海上老娘舅”海事司法服务品牌。周全球是象山县东门村村委会主任,自去年被聘为“海上老娘舅”后,已成功调解大大小小矛盾数十起,在渔民中威信很高。前段时间,一名船员在船上受了轻伤,要到法院起诉船东,周全球把双方请到一起,耐心劝导一番,和和气气地就把事情顺利解决了,“船员拿到的赔偿费比预想的多了五六千元,他连说谢谢,并与船老大握手言和。”

  “通过实施诉前调解制度,既稳妥处理了纠纷,又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的压力。”宁波海事法院立案庭庭长粱林说,接下来将强化调解员队伍建设,对特邀调解员进行专门培训,并考虑引入外籍调解员,“同时,将以浙江ODR平台为依托,力争做到当事人一次不用跑法院就能化解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