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虾在这里专收专卖。死虾在这里专收专卖。

  宁波水产品交易综合市场淡水产交易区缺斤少两事件被披露后,引起了读者极大反响。

  缺斤少两事件尚在发酵,又有商贩向记者反映,在水产品交易综合市场的活鲜交易区,水产品代销商的死虾不能私自卖,有人垄断了死虾的交易,专收专卖坐地起价。

  其实,在调查缺斤少两现象的时候,关于死虾的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记者的关注。

  刚死不久的对虾、基围虾等水产品,如果及时降温处理,能继续作为食材使用,但价格比起鲜活水产品要便宜得多。因此,这种“死货”也非常抢手,尤其受到小商贩、餐饮店的青睐。

  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水产交易综合市场,宁波水产品交易市场每天挑出的各类死虾少则几千斤,多则上万斤。但是,近两年来,很多到那里淘“死货”的商贩吃了闭门羹,批发市场的所有代销商都不卖给他们了,说早有人预订了。

  奇怪的是,代销商的所有死虾,都被人集中拉到了市场的一个摊位,统一对外销售。

  经过调查,一条垄断市场死虾、专收专卖的利益链浮出水面。据悉,该现象已持续两年多时间。刚开始,代销商也不愿意把死虾卖给这些人,但连续出现两起打人事件后,他们不敢再私自卖给商贩,对于死虾收购者随意给出的价格,也是敢怒不敢言。

  商贩反映

  从代销商那里买不到死虾市场里却有人摆摊专卖

  老周最近开了家小餐馆,为节约成本,他总是跑到路林市场去拿货。

  几个星期前,他来到水产品交易市场的活鲜区,想买些对虾,看到有很多刚死的虾都还不错,虽然比不上活的新鲜,但摸上去很结实。做餐饮行业的他知道,这种“死货”及时冰冻处理,作为食材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便宜。

  他问虾商,死虾啥价格?想批发20斤。奇怪的是,虾商说不卖。

  “不卖?这么好的东西难道扔掉了?”老周感到奇怪,询问原因。对方很不耐烦:“不卖就是不卖,没原因。”

  令老周更加不解的是,他转遍了市场,没买到一只死虾,所有代销商几乎都是同样的回答,“不卖,有人预订了。”

  老周后来发现,这些死虾都被拉到了市场里一个摊位,要买死虾的,只能到那个地方拿货。

  记者调查

  代销商挑出的死虾专门有人来拉走

  死虾专收专卖背后有什么内幕?连日来,记者在水产品交易市场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天中午,12点刚过,来自舟山、慈溪以及宁波其他周边地区的厢式货车陆续到达,停靠在活鲜交易区。货车后门打开,里面装的全是一筐筐的对虾、基围虾。

  货车刚停下,早已等候在交易区的代销商们就拥了上去,一时间人声鼎沸,帮着给代销商拖货的三轮车,鸣着喇叭在市场里穿梭。

  当天基围虾的批发价为每斤75元左右,对虾最大的一档每斤30元,其余的多在23元左右。

  因为天气炎热、长途运输,死虾不可避免。记者看到,代销商们都用心挑选,把挑出的死虾扔到旁边的塑料筐里,有的虾还在微微蠕动,也被挑了出来。

  在一个摊位前,没多少时间,代销商挑出的死虾就装了半筐左右。记者指着筐里的死虾,询问怎么卖。

  “不卖,不卖。”代销商拒绝了。

  “这不是还好的吗,怎么不卖?”记者问。

  “已经有人订了,不卖了。”

  话刚说完,一名身穿白汗衫的男子拿着根铁钩走了过来,二话没说,将装有死虾的塑料筐过秤后就直接拖走了。看样子,代销商同白汗衫男子已非常熟悉。

  “他怎么就能买呢?”记者不甘心地问。

  “人家早订好的,没办法,只能卖给他。”代销商说。

  记者跟着白汗衫男子,只见他把塑料筐拖到了市场中间一处摊位。那里的地上已经放了很多塑料筐,里面全都是死了的对虾和基围虾。

  白汗衫男子把塑料框拉到那里,先放在一个很大、有很多冰块的塑料桶里浸泡,然后放到了地上。懂行的人说,浸泡的目的是降温,这样死虾变质会慢一些。

  记者随后又来到另一个摊位,询问死虾的价格。

  商家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开口就拒绝了:“不卖。”

  “为什么啊?”

  面对记者的“纠缠”,小伙子报价说:“25元一斤,你要吗?”

  这价格比活对虾还贵,记者知道,他是存心不卖的。

  当天,记者几乎问遍了市场里所有对虾和基围虾的代销商,得到的都是“不卖”的答复。

  记者看到,除了刚才那名白汗衫男子,另外一名男子也拿着铁钩,不停地在市场里穿梭,把代销商们挑出的死虾都拉到了那个摊位。

  收购死虾价格随意代销商敢怒不敢言

  下午2点多开始,陆续有商贩来到死虾摊位选购。记者询问了一下价格,死对虾每斤15元,死基围虾每斤30元。相比于鲜活货,“死货”的价格低了不少。

  为什么只有那个摊位能收购并售卖死虾?记者费了不少周折,终于有几名代销商肯匿名接受记者的采访。

  据介绍,这种现象已持续了两年多时间。2016年,有几名男子出现在市场,通知每个代销商,“你们的死虾我们全要了,不能私自卖给商贩。”与此同时,他们阻止前来市场购买死虾的商贩,不准到代销商那里去买死虾,要买的话就到他们摊位去买。其间,多名商贩遭到这些人的警告,也发生过争执。

  以前,代销商的死虾都是自由交易的,价格你情我愿,可那些人强行来拿死虾,价格都是他们说了算。

  刚开始,代销商们也极不情愿。代销商里有对父子,儿子年轻,血气方刚,不肯配合,2016年年底,因为他把死虾卖给其他商贩,结果遭到几名男子围殴致伤,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

  代销商们说起这事都很气愤,但更多的则是害怕。他们表示,都是做生意的,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这事过去没多久,被打小伙子的父亲因同样原因,又遭到不明身份男子的殴打,伤得不轻。

  两次殴打事件发生后,市场里所有代销商都沉默了,不敢私下把死虾卖给商贩。而收购死虾的人则雇了几名男子,任务就是收死虾、监督代销商,同时阻止试图到代销商那里购买死虾的商贩,确保一只死虾也不外流。

  代销商们告诉记者,专收死虾的那些人,做的是无本生意。那些人不用去组织货源,代销商的死虾,他们过下秤就拉走了,价格都是他们说了算,然后在此基础上加价2至3元卖给商贩出货,从中牟利。

  据介绍,市场每天挑出的死虾少则数千斤,多的时候超过万斤,如果每斤加价2至3元,这些人的日收入能达到2万至3万元。

  8月1日开始,虾蛄解禁上市,因气候原因,虾蛄运输到市场后,死亡比例也很高。同死虾一样,代销商的死虾蛄也不能私自卖给商贩,也是那些人在垄断收购。前天下午,记者在市场看到,至少有五六名小工拿着铁钩在市场穿梭,把那些“死货”拉到指定的地方。宁波晚报记者

小工在市场收集死虾。小工在市场收集死虾。

  快评

  对恶行劣迹的包容就是对丛林法则的纵容

  不少老宁波都知道,老底子宁波,在交易闹猛的水产码头,常有“闹船头”一说。指的是那些凶悍者通过惨烈的争斗“摆平”其他竞争者,再以欺行霸市、暴力垄断获取暴利,直至更强悍者取而代之。

  不曾想,这种根深蒂固的丛林法则,在当今的宁波水产品交易综合市场仍有“市场”,而且其手法如出一辙。你看,代销商中不肯配合而把死虾卖给“非指定”商贩的父子俩,先后遭到殴打伤得不轻,导致所有代销商都沉默了,不敢把死虾“私下”出卖。这种敢怒不敢言的场景,与老底子被“闹船头”者欺压的小商小贩何其相似?赤裸裸的丛林法则,与短斤缺两一道,居然在这个华东地区最大的水产交易综合市场横行了两年多,不能不说是一大奇闻。

  如果说,这种所谓的“民间自治”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从而“民不告官不究”倒也罢了。但看清楚了,丛林法则的核心是弱肉强食,那些专收专卖坐地起价者每天能收入2万至3万元,而代销商和顾客不但遭受损失,还被剥夺了自由买卖的权利。本来,时代发展到今天,就算那些欺行霸市者再凶悍,民怨民愤也很难弹压得了。但为什么被欺凌的会选择沉默?还不是因为那些赤裸裸的恶行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清算,他们不想吃眼前亏嘛。说到底,对这种恶行劣迹的包容,就是对丛林法则的纵容。

  从经营与发展的视角来看,一个充斥着丛林法则、缺乏公平的市场,就算地理位置再佳、硬件配置再好,也注定走不远。想想也是,连买卖鱼虾也会遭遇短斤缺两、强收专卖,动辄用拳头说话的市场,除了个别从中渔利者,还有哪家吃亏的商户能安心?哪个知情的顾客能放心?这个市场又能发展到哪里去?宁波晚报评论员

  缺斤少两事件追踪:

  读者为报道点赞期待彻底整改和长效监管

  昨天,宁波水产交易综合市场淡水产交易区缺斤少两的潜规则被披露后,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反响。在为报道点赞的同时,读者更期待这一现象能得到彻底整改。

  有读者质疑,为什么这种乱象持续多年?市场管理方是否知道这个缺斤少两的潜规则,在市场管理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还有,相关执法部门平时是如何监管的?

  很多读者期待对该事件持续追踪,直到缺斤少两的现象彻底整改。同时,他们期待相关执法部门加强监管,并且建立长效机制,还消费者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读者留言摘录:

  东极旅游+舟山海鲜139672059xx:路林市场好乱,这样的行为有损大宁波的美好形象,一定要严查市场管理人员。

  黑暗:一句话,违法成本太低!!

  二号小宇宙:这样挣取不义之财,良心不会痛吗?倒是很想看看后续,到底法责不责众?!

  独行侠:法制社会,主要是靠监管,而不是人性的自觉,监而自盗才会出这种烂锅的事情。

  皮皮:监管部门在哪呢?

  瑶忘?:期待后续报道,能一报到底,还美丽的宁波一个好名字,公平公正。

  过来的人:人看人样,法不责众?以此类比……将毒化社会风气!为扶正祛邪,政府部门应该采取措施!

  悠然:每天要黑这么多钱,这不是犯罪吗?感谢晚报披露黑幕。

  琴姐:监管部门不作为,不法商贩赚黑心钱,消费者花冤枉钱。

  心有聆樨:买过一次虾,后来再也不去了。宁愿网上买冷冻的死鱼死虾,至少重量放心。

  苗ACCT:彻底揭穿,还市场公平。

  大倩倩:少5%算少了,我一刚毕业女生去买牛肉,看我年轻少了我三分之一牛肉。回家称了去找摊贩,还被指责了一顿,说你回家要称的话你要先跟我说的呀……

  珍惜你一众合集团:最终还是损害消费者,请有关部门严加监管,从速处理。

  在水一方:很气!消费者就应该做冤大头吗?

  Taste life~XU:又学到了,以后可以防骗,希望打击处理,还百姓明明白白的消费。

  原标题:市场里有人专收 专卖死虾坐地起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