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律师,真是谢谢你啊,这事总算有结果了。”近日,胡老伯来到宁波市海曙区法律援助中心特地感谢援助律师。

  每个法律援助故事背后都有一个心酸故事。60岁的胡老伯一开口也是伤心事。女儿先天智力残疾,好不容易盼着女儿成婚且生下了个健康宝宝,却要为了外孙的抚养费和女婿对簿公堂。

  智残夫妻生下个健康宝宝

  爷爷奶奶:孩子和我们没血缘关系

  胡老伯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先天性智力残疾,残疾证上写着智力三级残疾。虽然女儿身有残疾,但胡老伯一直当掌上明珠一样爱护照顾。

  胡老伯最大的心愿是女儿成年后能有个自己的家。2007年底,胡老伯的女儿结婚了,女婿是智力四级残疾,比女儿的情况要好一些。2011年,胡老伯终于盼来了外孙毛毛的出生。毛毛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活泼可爱。胡老伯觉得,曾经梦想的事都实现了,只盼着和亲家一起,帮助这对小夫妻共同抚养毛毛成人。

  不料,毛毛出生后,毛毛的父亲也就是胡老伯的女婿被查出患白血病与糖尿病,长期住院治疗。

  毛毛周岁后,胡老伯的女儿索性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生活费也都由我承担。照顾一个孩子,很累,也要花很多钱,奶粉、衣服等生活费,医疗费,保育费等等。我年纪大了,要照顾女儿、外孙,生活上和经济上负担很重。”

  胡老伯带着女儿、外孙的日子过得相当清苦。“因为孩子抚养费问题,我几次去找过女婿和亲家。没想到,他们后来干脆说,孩子不是我女婿生的,和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们自然没必要支付抚养费。”这让胡老伯实在难以接受。

  亲子鉴定证实真相

  法律援助帮老伯要回一半抚养费

  于是,胡老伯委托宁波天童司法鉴定所进行亲子鉴定。宁波天童司法鉴定所出具了鉴定书,认定胡老伯的女婿系毛毛生物学父亲。

  私下沟通不成,女婿长期不肯支付抚养费,百般无奈之下胡老伯来到了海曙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经过审核,中心指派浙江金汉律师事务所杨宁宁律师担任胡老伯援助律师。

  承办律师前往胡老伯家中发现,胡老伯女儿的智力状况无法达到常人的认知,不能与常人沟通,缺乏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可以说,从2012年2月起,胡老伯实际承担了毛毛的监护人职责。

  本案主张抚养费的原告应当为毛毛。但是,由于毛毛母亲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毛毛的父亲是本案被告,胡老伯又尚不属于毛毛的监护人,因此以毛毛为原告起诉条件尚不具备。后来,承办律师认为,本案可以直接由胡老伯作为原告起诉。因为胡老伯并非承担毛毛抚养费的法定义务人,却实际承担了该笔费用,故有权向具有法定抚养义务的女儿和女婿追偿。

  胡老伯表示放弃向女儿主张抚养费的权利,仅要求毛毛的父亲承担毛毛50%的抚养费。承办律师于是就胡老伯与毛毛父亲的抚养费纠纷一案向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起诉。庭审中,胡老伯的女婿不认可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内容,且提出身患白血病与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需要长期治疗,现经济困难,无力支付抚养费。好在经过承办法官的走访调查,发现胡老伯的女婿实际上健康状况较好,且有一定的劳动能力,因此判决其承担相应的抚养义务。最终,法院依法判决胡老伯的女婿支付胡老伯垫付的2012年起的一半抚养费,一共两万元。

  “这样一个家庭,能有毛毛这样健康的孩子,非常不容易。毛毛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可以说,毛毛的出生承载着两代人的希望,本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两家的生活虽然都不富裕,但合力抚养一个孩子也还是可以的。”律师说,最担心的是,毛毛的父亲和爷爷奶奶拒绝承担抚养费,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